__

__

統獨問題必成社會日程

前天的「城市論壇」可說是最瘋狂的一次, 論題談論「港獨」已經瘋狂, 班維園阿伯加埋班禍港力暴民......, 單看著完結之前「夫子」爆seed 叫班暴民收聲就知當時場面幾乎失控。
論壇情況報章都作出了一些報導, 小弟就先點出一些未有見報但相對能從報章得知之處。

黃世澤一開始拿出毛澤東的湖南獨立論, 將老毛名言的「打著紅旗反紅旗」發揮得淋漓盡致。但更「精彩」的是在現場其實聽到「毛澤東死x咗啦」之高喊聲從維園阿伯一方傳出。一班媚共之徒聽見「敵人」講精神領袖就如斯反應, 除了笑破肚皮之外, 這些人到底是真心投共還是另有背景, 其實更要作出懷疑。

劉夢熊呢位「梁粉」代特區政府自爆準備欲借香港旗重提23條立法的詭計, 這當然需要全民覺醒「昅實」, 更是好一句「香港自古以來係中國嘅領土」真係笑到爆咀! 香港是在1842年, 即是清朝時期從華夏大地被割讓出去的, 中共建黨也是在1921年!

若說劉夢熊只在人肉錄音機, 實在的, 陳梓進也有點的..... 但是「一國兩制」的執行確實存在很大問題, 這次城市論壇不過是第一次正式在輿論平台向西環、中共作公開警告。更是這個警告是出自一個小市民的口, 威力其實比起一些像是很有名氣的學者僅在網上發表偉論來得更大, 最低限度, 平均收視約5-7點代表著有約300,000人看著這位小子態度不卑不亢的勇於向權貴挑戰。

還要一提史文鴻意圖用經濟成就來為中共開脫, 可是黃世澤以「經濟成果的普遍性」把他K.O. 掉, 他在第四節就轉軚表示「如果係我去面對佢哋, 我會嘗試同佢傾」。如斯立場搖擺的所謂學者........ 唉, 算吧啦!

臨完場前陳梓進拿出特區護照叫劉夢熊, 重點其實在於劉夢熊夠膽寫唔夠膽做。雖然劉政協係叫差佬同入境處做, 但陳梓進呢個動作即係叫佢唔好越俎代庖, 可是劉夢熊高叫「當眾造謠」就成件事膠晒。筆者更見網上有人造咗張圖明串



現實中, 「港獨」論題在過去15年來不單不成氣候, 以一個懶高深的學術性詞彙來形容更可以話係「假議題」。事實上「港獨」討論一直只局限於網上, 坊間不單鮮有人談論, 更是這兩個字出現之後就必定會出現三個字「無可能」、「唔駛諗」, 甚或是再多幾個字「想解放軍屠城咪獨囉」。既然如此, 如果拘拘三數十人拿著香港旗耀武揚威就能策動港獨, 縱使今年7.1遊行的畫面對西環和北京來講確實相當驚嚇, 但中共該檢討下到底係自己太無用還是太無膽。

十五年來, 普羅市民的生活每況愈下這就是事實, 看不到出路、見不到將來之下普遍的心態也不過是捱得一日得一日, 也沒怎樣思考可有出路, 更是「低增值人士」有開工無收工, 已無精神理解社會發生上發生甚麼事;加上傳媒沒發揮天職客觀傳遞社會資訊, 更加「趕客」使市民更不願意了解公共議題。只是陳佐洱憨居居以為將香港旗飄揚的情況解讀為港獨勢力抬頭, 以為可以好似看待大陸人然後對香港人發惡就可以鎮懾一切, 就弄得這個本來在坊間無人理嘅課題變成有人留意, 呢一下構成嘅政治責任, 陳佐洱係要負上全責, 無得推卸。

但呢場討論除咗中共政權 (包括特區政府和土共)對應被啟蒙嘅香港市民而有嘅兩極之爭以外, 在意識形態方面更有所謂「反殖」、「大一統」、「民族自決」、「自治」、「獨立」、「重返英聯邦」多種派別出現。但我認為, 如果各派之間係以「香港社會利益最大好處」為大前題去做佢哋想做的事, 事件應該會是健康發展, 可是以筆者近年的觀察, 某些人固執於意識形態、某些團體各懷鬼胎, 總會搞出麻煩事出來。

期待的就是市民的覺醒, 而不再是期待「領袖」出來。別忘記現在是2012年, 不是清朝明朝的封建日子, 守著小農奴隸DNA之皇命不可違, 那便去淨身/閉幽、扎腳做人好過了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