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

__

郝鐵川與中共收嗲啦!

中聯辦郝鐵川昨日以樹仁大學客座教授身份於《明報》撰文 (按:這個身份很詭譎, 後記),提出「中央十權」及指出「中央對港權力只有外交國防」的說法是與《基本法》原意不符,以回應立法會議員郭榮鏗早前文章,洋洋二千多字根本就難以準確闡述法律觀點,不如說是宣揚中央對香港的權力來得比較正確。可是除了「國防和外交事務」、「國家行為與司法管轄」沒甚麼的爭拗點、「審查原有法律」已在主權移交前完成,其餘根本不盡不實,斷章取義。
《明報》2012-12-18 郝鐵川﹕《基本法》規定了 中央政府對港有十項權力

修改《基本法》的權力的確是中央手上,但從莊豐源案至近年的雙非孕婦問題,要求修改基本法廿四條的聲音不斷壯大,可是中共一直以來不是無動於衷,就是一眾媚共之徒高呼修改基本法尤如大逆不道。郝鐵川言下之意豈是「權在中央手,改唔改唔到港人過問。係唔改又點呀,吹咩?!」

基本法十五條所訂的只是「行政長官任命權」,但從董建華到梁振英,撇除小圈子選舉制度與的惡劣本質、「釋法」和「人大公告」先後鏟除O七及一二年普選行政長官的卑鄙手段,也莫說梁振英分別在去年十二月及當選後「拜見」中聯辦,十五年來共產黨對選舉的干預顯然易見,這不就是超越了「任命權」吧!反觀前宗主國英國對澳洲和加拿大兩個受《西敏寺法》的國家,英國國王只是透過總督對當選的總理作出委任,可有見過事頭婆對當地國會選舉說三道四嗎?

一五八條其實寫得非常清晰,只有法院因判案需要才可提呈要求釋法,即是釋法的主動權在本港法院手上而非在中央。但十五年來,除了剛果民主共和國的案件外,有那一次釋法是合法的?「違憲審查權」更是笑話,單是「釋法」已經係中央作出違憲行為,郝鐵川之言根本形同賊喊捉賊!況且如果特區內發生違憲情況,例如立法會通過了一條法例與基本法有牴觸的話,就透過法院審訊處理。法律問題法律處理,這就是現代文明的常識!

至於充滿爭議的廿三條,條文訂明是「應自行立法」而不是「中央要求立法」。先撇除立法事情的政治因素,郝鐵川以「義務」來形容,反映著他的腦袋對中央和香港的關係是主僕從屬之說,故此香港必須聽命和回敬中央,這是合理的。若說英國在香港殖民是不公義,郝鐵川的說法更能確定中共是在香港進行殖民,而且回顧十五年來社會上發生過的是,更可以話中共對香港的有如西班牙對菲律賓那種入侵掠奪式殖民!

郝鐵川以「全國人大常委會把全國性法律適用於香港時,應謹慎行事,以免這些全國性法律影響到一些純屬地方自治範圍內的事務」來為「全國性法律適用於香港」的權力行使作定論,表面良善表態,但同時以第十八條來解釋「緊急狀態」之說,實質目的可謂立心不良。郝可會欲藉提出「緊急狀態」之權,為一月一日的群眾行動可能導致梁振英落台向港人發出警告──中央有權依法取締甚至軍事接管,筆者認為不得不提防這個可能性。

論到一國兩制的執行,實在不能不提基本法第廿二條 ─ 中央及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均不得干預香港特區內部自治事務。宣揚中央在港權力的同時,請中共嚴格遵守對香港要遵守的事,才是公平對等。因此,還是請郝鐵川和中共閉起你的咀巴,終止對香港內部自治事務說三道四。

後記:郝鐵川以樹仁大學客座教授身份而非中聯辦宣傳部的身份撰文之詭譎之處,乃這是不符中共的黨規,觀乎彭清華和李剛都被調走,他到底在幹甚麼和想達到甚麼目的,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返回主頁

沒有留言: